<cite id="uygo0"><span id="uygo0"></span></cite>
    <cite id="uygo0"><noscript id="uygo0"></noscript></cite>
    <cite id="uygo0"><noscript id="uygo0"></noscript></cite>

    1. <rp id="uygo0"></rp><tt id="uygo0"><noscript id="uygo0"></noscript></tt>

      <cite id="uygo0"></cite>

    2. 我的位置: 首頁 > 文化 > 正文

      青山染魅水長流|貴州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吳偉軍的“語保行動”

      吳偉軍


      人物名片


      吳偉軍,博士,貴州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研究方向:貴州漢語方言和民族民間文化。全國漢語方言學會理事。在《方言》等核心期刊上發表論文10多篇,出版專著1部,與人合作專著2部,參與主編教材1部。主持國家社科基金1項、教育部課題1項、國家語委語保課題3項。曾獲貴州省哲學社會科學三等獎。2020年獲教育部中國語言資源保護先進個人獎。

      尋找發音人 | 長流大山深處,有貴州唯一一個瀕危漢語方言國家級課題


      季節更替,初夏的貴州晴隆已開始顯出炎熱的跡象。

      望著那輛越走越遠的汽車,貴州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吳偉軍站在長流鄉溪流村窄窄的街上,忽感一陣陌然襲來,仿佛小心走進了一個異域,街巷、房子、景物不曾見過,歷程似乎翻到了另一頁。

      這是2015年5月6日晴隆縣長流鄉平淡無奇的一天,對于初涉此地的吳偉軍,將來的旅程也許與這里發生緊密關聯。


      作為致力語言保護的青年學者,長流鄉的喇叭苗人話無疑具有極大的誘惑力,她要展開的課題研究,對象就是深藏在長流大山深處的一個講著漢語的苗族支系。


      教育部、國家語委、中國語言資源保護中心正在開展一個課題,名為“瀕危漢語方言調查”,2015年度項目負責人是教育部長江學者、陜西師范大學教授邢向東。他對全國11個瀕危漢語方言點進行指導和管理。吳偉軍負責其中一個課題,這也是貴州省唯一一個瀕危漢語方言課題——晴隆喇叭苗人話調查研究。

      語保瀕危方言課題的調查需要先完成音像攝錄,在此基礎上再完成35萬字方言志的寫作。音像攝錄是摸底調查的第一步。


      先前,吳偉軍與縣文體廣局副局長張六瑜聯系,詳細了解喇叭苗人在縣境內的分布,并在張六瑜的介紹下,選擇喇叭苗作為集中的長流鄉作為調查點。她搭乘縣文體廣局的車子到長流鄉,車子一走,意味著一種新的工作模式便開始了。


      對面就是長流鄉政府所在地


      吳偉軍敲開長流鄉黨委書記李秀松的辦公室。隨后,通曉全鄉基本情況的鄉教輔站站長劉衛華出現在她面前。


      第一個出現在吳偉軍面前的發音人,是村民李定碧,鄉里推薦的。


      所謂“發音人”,就是用純正方言來發說話的人。


      李定碧初中文化,思維敏捷,方音純正,當過赤腳醫生,從未離開過家鄉,可惜年齡不符合攝錄發音人條件。


      發音人的年齡,框定在55歲至65歲之間。吳偉軍只好一邊調查,一邊物色合適的攝錄對象。


      有劉衛華的幫助,吳偉軍的調查進行得比較順利。一路走,一路震撼:在這么一個鮮被人知的地方,居然有這么一個苗族支系在說著地域特色鮮明的漢語方言,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方言顯然已近瀕危,加緊記錄和保護刻不容緩。而這,正是她的課題研究的主旨,讓人訝然,又讓人興奮。

      吳偉軍(左一)的調查得到當地黨委政府的支持


      這一趟田野調查只有10天,收獲卻很大,吳偉軍初步完成了《方言調查字表》的記錄,同時也調查了少量詞匯。要說遺憾的話,那就是發音人的遴選不盡如人意。發音人的條件限制,讓很多看似合適的對象都被排除在外。吳偉軍知道,沒有什么事能一帆風順,耐心,是一個研究者的必要素養。

      根據要求,每個調查點需兩類發音人。一類是方言發音人,包括老年男性、青年男性、老年女性、青年女性各1人;另一類是口頭文化發音人,最好是當地“非遺”的傳承者,人數不限;最后一類是地方普通話3人。找到發音人后,讓他們用地方普通話說出由調查方提供的字、詞、句子、文章等,然后攝錄保存下來。

      從生活中搜集 | 田野調查須嚴謹,每次入寨時請兩位發音人互相提醒


      端午節,傳統佳節氣氛濃烈,吳偉軍再次來到長流鄉。這次她采用的是邢向東教授的地毯式搜羅法,欲在全鄉范圍內逐村找到發音人。


      吳偉軍跟每個村的村支書和村主任宣講語言保護的意義,并說明發音人所必備的條件。村支書和村主任覺得這大學教授做的事情很有意思,姿態盎然,帶領吳偉軍在各個自然寨奔走。這么大的努力,找不到符合條件的發音人都不可能。


      日歷翻到了2015年的7月18日。邢向東教授赴長流鄉全程指導攝錄部分的調查工作。這次調查,吳偉軍自感對后續的調查研究有著非常重要的指導意義。邢教授精準的記音、精細的調查、獨具慧眼的分析,嚴謹高效的工作態度,令人欽佩,她的視野,更加開闊了。

      紙筆調查結束,攝錄試點工作開始。天氣越來越熱,走到哪里,一身都是汗。這次調查隊伍頗為壯觀,有邢向東教授,有項目組的專家,有提供技術支撐的韓夏老師。


      按原定計劃,試點結束就要開展正式攝錄工作。但由于攝錄點隔音效果較差,加之沒有經驗,音視頻質量有諸多不如意。


      調查詞匯時所拍的當地苗人背帶


      心有戚戚,吳偉軍又另尋場地重新攝錄。來自長流鄉的發音人趕到貴陽,聚在貴州師范大學電視臺攝錄室。攝錄開始,一遍,又一遍,不勝其煩。有個發音人重復攝錄40多次,怨意滋生,想到自己做的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就又釋然了,微笑支持配合,直至完成。


      這一年的10月,攝錄工作基本完成;其后,經語保中心檢查后又進行了兩次補錄;12月,攝錄工作畫上句話,最終質量令人滿意。


      項目負責人邢向東教授(中)在指導吳偉軍(左)


      接下來,就是語料整理和書稿框架搭建。是年11月,吳偉軍按新歸納的音系再次整理《方言調查字表》,進一步熟悉苗人話語音特點。按邢教授發給項目組的詞語調查整合表(即《中國語言資源調查手冊·漢語方言·詞匯》和《漢語方言詞語調查條目表》,兩者整合在一起)開展詞匯調查。由于是非母語調查者,吳偉軍擔心調查不出地道的說法。為保險起見,一方面,每次進行調查時她都請上兩位發音人,以便相互提醒;另一方面,她放慢調查速度,學會在生活中搜集詞匯和語法現象。

      每天下午調查感到很疲憊的時候,吳偉軍會邀請發音人夫婦一起,到田間地頭走一走,一邊聊天兒,一邊記錄見到的動物、植物,并用手機拍下照片。藍天白云、青山綠水、農舍小路,景致一如律動的鄉村油畫,似乎一直在配合著吳偉軍的內心喜悅。


      一家三口齊動員 | 長流鄉淳樸村民,不厭其煩配合調查與訪談


      在城市里出生長大的吳偉軍不熟悉農村生活,對傳統的婚俗喪俗更是知之甚少。而要走進喇叭苗人話的深處,最好的辦法就是參與當地的婚禮和喪禮。尋找機會,走進老鄉們的生活,才能做到深入、深厚。


      光是語法部分的調查,吳偉軍就花了很長的時間,《中國語言資源調查手冊》50個例句、《漢語方言語法調查例句》、《動詞的體》書后例句、《漢語方言語法調查手冊》、《漢語方言語法調查問卷》等,這些調查材料被充分調動起來。


      除了上述調查資料,還有源于攝錄中話語講述和談話的語法現象提取,吳偉軍稱之為“隱匿調查法”,即在老鄉們吃飯和聚會時,悄悄打開錄音筆錄下一些談話內容,然后從錄音中提取有用信息。

      調查初步完成后,吳偉軍整理好同音字表、詞表和語法例句,分3次請發音人逐一核對。此外,為了調查當地土客分布狀況以及土話的瀕危情況,吳偉軍還設計了一些問卷,到長流鄉、中營鎮、花貢鎮的每個喇叭苗村寨進行調查和訪談。路漫漫,但內心充滿喜悅。

      途中所見,都是風景


      喇叭苗人話書稿的調查,越來越顯“高清”。盡管山高路險,盡管蚊蟲肆虐,因為心中喜歡,怨言遠遠地讓開。很多盤山路沒有硬化,不說汽車,就連摩托車行駛都很難。遇到天雨路滑,只能步行到發音人的家里。蕭瑟的山路、孤獨的身影,但明確的方向,讓吳偉軍覺得此等風景卻美得無以復加。

      有一次調查婚俗,從發音人的家里返回旅館的路上,吳偉軍和丈夫居然迷了路,幸得一位過路的老鄉帶著兩人走過一段泥濘的小路才抵達目的地,兩口子相視一笑:博士也有短板。


      吳偉軍的丈夫在幫助拍攝苗人首飾


      吳偉軍的調查很有特色,丈夫和孩子都是成員。暑假,同為大學老師的丈夫帶著孩子跟著她到長流鄉。丈夫幫助開展工作,而孩子跟大人在一起就免去了無人照看的擔憂。也好,鄉村是個大世界,丈夫樂意,孩子開心。生命中最重要的親人,與她親歷喇叭苗的婚喪節慶習俗和苗人話瀕危現狀的調查,這樣的攜手,比山盟海誓似乎更能溫暖征程。


      搜集詞匯調查圖片,須有一個較平坦寬闊的壩子來架設照相機,這樣效果才會更好。吳偉軍想了很多辦法,包括請發音人帶領她到山頂,以便拍攝喇叭苗聚居地的全景。多淳樸的村民,不厭其煩地配合吳偉軍完成想法。


      吳偉軍(右二)在楊寨村調查婚喪習俗


      對于一個非母語調查人來說,比崎嶇山路和寂寞孤獨更為困難的,是如何獲取地道的方言語料,并準確地把它記錄下來。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全年,吳偉軍幾乎每個月都要到長流鄉一兩次,每次要待10來天。交通長途,飲食將就,洗澡不便……這些都不是問題。她相信,堅持不懈的調查,能培養語感;反復地核對語料,能最大限度地減少錯漏。田野調查,需要的是嚴謹,而不是走馬觀花。

      調查的過程充滿艱辛,也充滿快樂。每當完成一天的調查工作在田野中散步,吳偉軍就覺得眼前的鄉村風光無疑就是一副疲勞緩沖劑。而晚上完成整理材料,因為屢有獲得,心中亦如燈火般璀璨。尤其是隨著調查的深入,苗人話的神秘面紗逐步被揭開,很多一開始使她感到困惑的語言現象逐漸露出真面目,這個時候,她覺得神清氣爽,豪情滿懷。


      學會了苗人話 | 4年研究成果,系“中國語言資源保護工程”標志性成果之一


      劉遠敖、曾勇、李國元、王克花、劉雨珊……這些發音人的名字,成為吳偉軍人生記憶的重要部分。


      這些發音人,多次從晴隆到貴陽進入專業的錄音棚協助攝錄,報酬不多,但興致很高,“和大學教授一起在做事”的豐富談資,讓他們的臉上布滿喜色。尤其是劉遠敖和曾勇,“戲份兒”蠻多,他們的工作本身很忙,可每次對于吳偉軍近乎苛刻的要求,都欣然應允,在攝像機面前輪流發音,經常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


      “他們讓我很感動,覺得一定要把喇叭苗漢語方言的調查做好。”每每想起這些細節,感慨就在吳偉軍的心頭涌動不已。


      收獲的不止是攝錄了很多珍貴的視頻和照片,吳偉軍還學會了很多苗人話。這些方言雖說正處于瀕危狀態,但對于研究者,實在難得。


      兩年多的田野調查,從一個五谷不分勤的大學教師,歷練成一個了解當地風土人情的“村婦”,吳偉軍自感成長迅速,在語言保護工程方面滋生出茁壯的底氣。


      吳偉軍(中)在貴州師范大學文學院攝錄試點


      語保工程從國家層面上由政府撥款支持,教育部國家語委統領規劃,專家技術指導,是各省、市、自治區語委牽頭實施的一項大型語言文化工程。從2015年至2020年,這個工程共計劃開展500余個少數民族語言(含瀕危語言)調查點、550個漢語方言(含瀕危方言)調查點、100個語言文化調查點的調查研究工作;同時建設中國語言資源有聲數據庫、采錄展示平臺,出版相關的語言志書、語言地圖、語言調查報告和中國語言文化遺產名錄……在上述工作完成的基礎上,實現中國語言資源的開發利用。

      語保工程貴州漢語方言項目自2016年4月啟動以來,作為項目課題承擔單位的貴州大學、貴州師范大學、安順學院、凱里學院、貴州工程職業技術學院、遵義師范學院等課題組的專家們,自動地成為“語保人”,吳偉軍就是其中之一。

      吳偉軍(左)在長流中學調查


      吳偉軍在“語保”的路途上不停跋涉,除了晴隆,貴陽、金沙、平塘、甕安、玉屏等地,也都留下足跡。從2015年到2018年,她的“語保”詩篇譜寫行動一直沒有停止過。


      2019年,吳偉軍歷時4年完成的研究成果《貴州晴隆長流喇叭苗人話》由商務印書館出版發行,該成果是首批中國瀕危語言志之一,這也是“中國語言資源保護工程”的標志性成果之一。洋洋灑灑,凝聚的是心血和智慧,吳偉軍說,因為感興趣,所以自得其樂,能夠為“語保”做這么一件事,應當是一生中非常值得珍藏的經歷。



      語保行動:醉心的就是最好的


      27°黔地標:貴州的方言分布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況?方言的現實意義是怎樣的?


      吳偉軍:貴州各地的漢語方言,都屬于北方方言的西南官話。從語音、詞匯、語法的特點上可再劃分為3個次方言,即貴州川黔方言、黔東南方言、黔南方言。貴州川黔方言分布覆蓋貴州省北部、西北部、西部、西南部、中部和東北部,黔東南方言區分布于黔東南州的大部分地區和銅仁市的玉屏自治縣,黔南方言區分布于黔南州的大部分地區和黔東南的丹寨縣一帶。可以說,貴州的漢語方言是貴州地域文化的載體,貴州的“端公戲”“儺堂戲”“陽春戲”“花燈戲”及“撮泰吉”等地方戲,均是用漢語方言來表演的,這在相當程度上體現了貴州地域文化的精神品質。貴州漢語方言是留給貴州人的一份文化遺產,是貴州地域文化積淀以后注入人靈魂深處的信息,在貴州具有濃厚的文化基礎,無論現代文化如何洗禮,貴州人鄉音的基本信息永遠是珍貴的歷史記憶。

      晴隆縣長流鄉苗人服飾


      27°黔地標:語保工程如何實現對漢語方言的開發利用?這個項目的實施對貴州漢語方言的發展有何益處?


      吳偉軍:傳統的貴州漢語方言研究,單點成果較少,對貴州漢語方言的分區,代表點語音、語法的描寫以及詞匯資料的匯集都囿于調查條件,面上的比較薄弱。語保項目的實施給貴州方言的調查研究帶來了絕好的發展機遇。一方面,多個調查點的設置使我們有機會調查前人尚未涉足的方言點;另一方面,基本內容相同,且有數字化手段輔助的調查,可以使我們在保存鮮活的方言語料的同時,對所調查記錄的方言事實進行深度的整理和廣泛的比較,從而推動貴州漢語方言研究向縱深發展。

      27°黔地標:在語言資源保護的過程中,貴州師范大學如何注重語言資源保護新生力量的培養?

      吳偉軍:在學校和學院的支持努力下,我指導組建了“語保”志愿者高校代言人貴州師范大學團隊。自2017年這個團隊成立以來,我就協助貴州省“語保”課題遴選發音人,廣泛宣傳語言資源保護工作,跟隨各課題主持人紙筆調查和完成攝錄。在我的指導下,這個團隊參與了中國語言資源保護中心主辦的“2018語保志愿者推文創作大賽”,并榮獲優秀獎。本科生高義同學以方言保護作為自己畢業設計的題材,拍攝了語保宣傳片。可以說,我們算是做得有聲有色。

      吳偉軍(左三)在金沙縣調查與發音人合影


      27°黔地標:您深度參與“語保”工程,并且工作卓有成效。是出于研究的需要,還是對這個課題很喜歡?

      吳偉軍:參與或主持一個研究課題,很不容易。像“語保”工程,就需要大量的田野調查,深入民間。我沒有在農村生活的經歷,但這并不妨礙我對農村的好奇和喜歡。陌生的環境,往往能激發出創造的欲望,精神力量會由此而來。我讀研究生的時候,專業就是漢語方言。我對方言有著特別的喜歡,像貴州這樣的方言,很能透出一個地區的發展史及文明進步過程中的信息。方言也是在融合的過程中發展的,同時,一些方言也會在融合的過程中逐漸消失。這是很正常的現象。瀕危語言要保護,就必須先調查,然后形成一個資料庫。方言研究,有時也有實際作用,比如破案,了解和熟悉方言的話,偵破的效率就很高。

      因為喜歡,所以我覺得我做的這件事很有意義。興趣,是一個人做事成功的基礎。


      27°黔地標:在語言資源保護過程中,你們是一個怎樣的研究團隊?后續還有什么研究計劃?

      吳偉軍:除了我之外,我們文學院古漢語教研室的王浩壘副教授和寫作教研室的吳蓓副教授也參與到語保課題中來。

      王老師主要負責貴陽和甕安點的調查工作。他是河南人,初到貴州工作,要遴選發音人,調查貴州方言,有一定的困難,但憑著高度的責任感最終完成了調查任務,兩個調查點的驗收得到語保中心專家的好評。

      吳蓓老師是攝錄團隊的負責人,協助完成貴州省23個語保課題點的攝錄工作,帶著學生杠著攝像機跑了好多課題點。從組建攝錄團隊、裝修錄音棚一直到完成各個點的攝錄,雖然非常艱辛,但在吳蓓老師和學生們的努力下,我們圓滿地完成了任務,音視頻質量在全國語保點中屬較好水平。

      4年多來,在捕捉發音人寶貴語言資源的同時,我們也深深建立起對語言文化多樣性的認同。感懷行進在“語保”路上的每一段時光,雖然艱辛,雖然疲憊,但這帶著重大責任的前行之途,仍將不斷吸引“語保人”們為之付出。

       下一步,我們將把貴州省23個課題點的材料匯集在一起,編撰出版《貴州省語言資源集(漢語方言)》(4卷本,EP同步),該資源集由貴州省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牽頭,貴州省資深方言學者涂光祿教授擔任主編,由我負責語音卷、史光輝教授負責詞匯卷、涂老師負責語法卷,鄧梅副教授負責口頭文化卷,吳蓓副教授負責整套書的圖片和音視頻材料。


      文/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陸青劍
      圖/吳偉軍提供
      文字編輯/李纓
      視覺編輯/趙相康
      編審/李纓
      国产一级毛卡片不收费-中文无码在线观看-国内最好的手机看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