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uygo0"><span id="uygo0"></span></cite>
    <cite id="uygo0"><noscript id="uygo0"></noscript></cite>
    <cite id="uygo0"><noscript id="uygo0"></noscript></cite>

    1. <rp id="uygo0"></rp><tt id="uygo0"><noscript id="uygo0"></noscript></tt>

      <cite id="uygo0"></cite>

    2. 我的位置: 首頁 > 健康 > 正文

      增強文化自信,堅持中西醫結合抗擊疫情——訪貴州省中醫藥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于浩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貴州充分發揮中醫藥獨特優勢,堅持中西醫并重、中西醫結合,促進中醫藥深度介入診療全過程,及時推廣有效方藥和中成藥,全省31家中醫醫院共派出231名醫護人員奮戰在省內外抗疫一線,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貢獻中醫藥力量。


      貴州中西醫結合救治新冠肺炎病人取得了良好效果,它在緩解病情、縮短病程、降低醫療救治費用等方面發揮了明顯作用。數據顯示,截至3月10日,全省累計確診病例146例,接受中醫藥治療的病例138例,占比94.52%。全省累計出院患者133例,其中接受中醫藥介入治療的病例126例,占比94.74%。


      近日,記者采訪了貴州省中醫藥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于浩。



      記者:新冠肺炎至今仍有很多未知因素。早在1月21日至22日間,貴州省中醫藥管理局就組織知名專家討論擬定、發布了預防新冠肺炎的中醫、民族醫處方。走在抗疫前列,當時主要基于什么考慮?


      于浩:實際上,從去年12月底,我們就從不同的渠道獲知武漢發生的不明肺炎,科教、醫政等有關處室一直在密切跟蹤。當時,我們就決定要做好把中醫藥運用到可能爆發的疫情防治中去的準備。


      今年1月19日,我們第一時間組織省內中醫藥專家對疫情進行分析、研判,確認它為濕溫疫病,并積極探討論證運用中醫藥參與防治新冠肺炎的方式方法。21日,方案初步形成,經過反復論證,于23日向社會公布了《貴州省病毒性肺炎中醫藥防治參考方案》(2020年2月17日,省中醫管理局再次根據臨床實踐經驗修訂下發了《貴州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醫藥防治參考方案(第二版)》——編者注)。


      “貴州版”診療方案與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制定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幾乎同時公布,兩者高度吻合、略有差異,這既印證了我們的研判準確、反映了貴州中醫藥的水平,同時,又體現了貴州與武漢在氣候、飲食文化等方面的差異。


      我們制定、公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醫藥防治參考方案、預防處方,主要就是想科學應用中醫藥技術,發揮中醫藥獨特作用,指導中醫醫師、社會公眾進行預防和診療,早日擊退病毒。



      記者:相對于等通知、傳文件的“官僚習慣”,貴州省中醫藥管理局積極發揮主觀能動性、創造性積極抗擊疫情,有沒有擔憂其中的風險?


      于浩:全省中醫藥系統確實做了一些創新性的抗疫工作,有些步子甚至走在全國前面,包括發布“貴州版”診療方案、公開向社會征集民族民間治療新冠肺炎秘方驗方和技術方法,等等。


      創新就意味著風險,但從專業角度看,風險不大。為什么?自東漢以來,我國有據可查的較大瘟疫就發生321次,事實證明,幾千年中,中醫藥為中華民族的繁衍生息和世界醫學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新冠肺炎,以現代醫學的西醫看,必須得搞清楚它的基因序列、傳染源、傳播途徑等,但從傳統醫學的中醫來說,其就是個瘟疫。歷史反復證明了中醫藥對瘟疫治療的有效性。這一次,我們也始終堅信。


      作為一個職能部門,貴州中醫藥管理局從一開始就主動擔當,搶先一步。放眼全省,我省在這次疫情防控中也正是因為走在前面,也正是因為有了快速反應、實施了良好管控,才取得了后來的感染人數少、住院天數少、治愈率高等良好效果。


      貴州中醫藥管理局的做法,確實也引發了社會高度關注甚至激烈爭論,比如,我們在公開征集治民族民間秘方驗方和技術方法中,就引起了幾千萬人的關注,大家討論激烈,但正向的多,很多人也提出了理性與建設性的意見。這是好事。



      記者:在這場沒有預演的緊急大考中,貴州省中醫藥系統取得了哪些亮眼的表現?


      于浩:抗擊疫情以來,貴州省中醫藥系統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中西醫并重防治疫情的重要指示精神,按照省委、省政府決策部署,堅持中西醫并重,窮盡一切辦法救治患者、挽救生命,積極發揮中醫藥獨特優勢作用,加強中西醫協同治療,全力守護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首先,整個中醫藥人政治站位高,講奉獻、能吃苦。全省5000名醫護人員主動請戰,全省中藥企業積極捐贈物資,體現了貴州中醫藥人應有的擔當。其次,響應及時,對疾病發展的規律掌握得非常好。在整個過程中,省中醫藥管理局著重抓研究,找到了疾病發展的規律,目前,全省中醫藥系統有231名同志在抗疫一線作戰。再次,協同作戰,強化上下貫通內外聯動。全省中醫藥系統不分層級和條塊,團結協作,同時,積極配合疾病防控部門,并運用和發揮了中醫藥在疾病預防、治療、康復中的特殊作用。


      銅仁一名重癥患者,曾經持續高熱,在采用中醫專家使用痰熱清注射液的建議后,體溫就降下來了。全省中醫介入做得好的黔南、遵義、黔西南等市州中,黔南的首例確診患者,從一開始就用了中藥,沒有轉為重癥,在遵義,有患者5、6天就治愈出院。


      總體而言,我省中醫藥介入救治新冠肺炎工作不斷取得進展和成效,中醫藥介入療效顯著,能夠迅速改善患者癥狀,有效阻斷病情進展。中醫藥介入覆蓋率不斷提高,中醫藥在縮短病程、提升治愈率、降低惡化率、降低救治成本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記者:貴州的醫療資源尤其是優質資源相對不足。貴州省中醫藥系統“兩線”作戰,如何做到科學調度、統籌推進確保“兩線勝利”?


      于浩:省中醫藥管理局第一時間成立了省中醫藥防控疫情領導小組,建立健全統一領導、密切配合、協調一致、信息共享的中西醫結合救治工作機制,建立完善中西醫會診制度。


      同時,全省建立了以貴州中醫藥大學兩所附屬醫院為龍頭、市州中醫醫院為支點的中醫藥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防控體系。從組織架構上對專家資源進行合理分配,組建貴州省中醫藥應對疫情防控工作專家組,由國醫大師和全國名中醫任顧問,兩家省級中醫醫院的有關專家為成員,負責全省中醫疫情防控工作相關技術指導和臨床治療指導,科學規范防控疫情、積極開展應急救治。


      我們組建了三個專家團隊分片包干指導全省9個市州開展中醫藥介入工作;抵近一線指導貴州省將軍山醫院和貴州省職工醫院兩所主力定點醫療機構開展中醫臨床救治工作;此外,還組建市級專家團隊指導18家市級醫院開展中西醫結合治療。


      在湖北戰線,我們分別向武漢、鄂州派駐從全省精心篩選精兵強將組成的中醫醫療隊。如進駐鄂州市雷山醫院22規模的貴州省援助湖北鄂州中醫專家醫療隊其中有15人具有副高以上職稱,服務能力、技術水平代表了貴州中醫的最高水平。


      此外,我們還利用遠程醫療,把前端和后臺有機結合起來。前端醫生采集患者信息與把關專家討論后開具處方,再傳給后方專家組指導。形成一個團隊服務一名患者的診療模式。在將軍山醫院,患者喝的湯劑,醫生當天開好方子,團隊成員在專業化的中藥制劑中心熬制好湯藥再送去給患者喝。效果非常好,對疾病的轉歸產生了發揮了積極作用。



      記者:在湖北戰線,我們唱響了哪些中醫藥的“多彩貴州好聲音”?


      于浩:目前,我們向湖北共派駐了4個批次的醫療隊。在鄂州市雷山醫院,我們的醫療隊還從貴州帶去了不少中藥制劑民族藥品以及10噸道地藥材和13臺醫療設備等物資,這相當于把彈藥和“兵工廠”一并搬到前線去支援了,在一線建立了移動的中醫院和中藥房,患者能服用湯劑,這為專家實現對所有患者精準施治一人一方奠定了堅實基礎


      在湖北,貴州中醫藥人的支援取得了很好的治療效果,醫療隊積極參與危重癥病人的搶救,有效降低了當地的重癥發生率、縮短了病程等。受到了當地老百姓的歡迎和支持。



      記者:此前,有關中醫藥、西醫藥的爭論一直不絕于耳。這次抗疫中,同樣具有中西醫結合“誰為體、誰為用”、誰“更管用、功勞更大”的爭議。在我看來,全省中醫藥系統這次沒有陷入這些無謂爭論中,而是用實踐作了回答。


      于浩:我從小在醫院長大,長輩中從事西醫、中醫的人都有,我也受到西醫中醫兩個體系的熏陶。應該說,中、西醫各有優勢、各有特點,是完全不同的兩個理論體系,但無論中西醫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治病救人。兩個體系都只是從不同的角度去認識、分析、判斷疾病,作出相應的對策,兩者實際上不矛盾。我們沒有必要去人為劃杠杠。


      在我看來,中醫是傳統醫學,西醫是現代醫學。現代醫學研究方向是微觀,越來越精準、越來越細分,優點是機理很清楚,但問題是把完整的事物只看到了一個點,而沒有看到互相之間影響造成的變化。中醫講究天人相應,講的是疾病的發展和變化,是整體觀,是一個大的客觀規律。兩者的融合,一定會成為今后大的發展趨勢。


      我們沒有必要去人為劃分對立,而是應該從中去尋找更加有效治療疾病的方法,改善人類的生命質量、生命尊嚴。這才是中醫和西醫共同追求的目標。


      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一定要加大現代醫學生、傳統醫學生的文化交融教育,作為一名中國醫生,能西能中最好不過。要讓很多人明白:中醫既不是慢郎中、包打天下,西醫也不是對任何疾病都有好療效、能包治百病。兩者是一個協同關系,沒有誰為主誰為輔。



      記者:醫護人員首先是人。在戰疫中,我們既需要英雄主義,但更需要科學理性。省中醫藥管理局采取了哪些措施來關心關愛他們的自身安全與健康?


      于浩:從一開始,省中醫藥管理局就高度重視醫護人員的自身防護,目前,做到了零感染。


      第一,加強培訓和實踐。教育和告誡醫護人員,只有保護好自己,才能救治他人。所以,我們下大力氣對他們加強培訓,特別是對進入實戰一線的中醫醫院的醫護人員,作了幾輪院感培訓,提高他們的防護意識,確保自身安全。


      第二,做好物資保障工作。我們千方百計為醫護人員籌集、征集防護物資、保健用品,努力為一線作戰人員做好保障。前期,我們除了接收省衛生健康委統一調配的資源外,還自籌了1000套防護設備。要知道,當時物資十分緊缺,但我們還能廣泛動員在計劃外籌集到,殊為不易。


      第三、做好人員準備和輪換工作。全省中醫藥管理系統儲備了250名醫護人員,隨時待命和接班。我們已對將軍山醫院的醫生進行了多個批次的輪換,很多醫生連續奮戰、無私奉獻、大愛仁心。比如,陳陽醫生完成將軍山醫院任務隔離結束后,個人馬上又申請去了鄂州支援,很感人。


      第四、各級黨委政府、衛生健康部門、醫院積極關心幫助一線戰斗的醫護人員及其家人。各方合力解決前方戰士的后顧之憂,確保他們輕裝上陣。比如,我們不定期向援助湖北的醫療隊寄送刺梨汁、足浴粉、驅疫香囊,增強他們的免疫力。



      記者:以這次戰疫為觀照,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貴州中醫藥的防治體系和防治能力主要還有哪些完善與提升之處?


      于浩:這次大考,我們發揮出了強大的戰斗力,令人驕傲。但我們也清醒認識到,貴州中醫藥服務體系和能力存在的巨大差距。


      從體系上看,全省69家中醫醫療機構,一部分綜合規模較小,另外,還有很多縣市沒有按要求建立獨立的中醫醫療機構;從學科建設上,全省中醫醫療機構在傳染性疾病和急救能力上亟待提高,設立傳染科室的醫院很少,人才匱乏、服務能力不高的矛盾依然突出。


      今年起,省中醫藥管理局重點從3方面加強質量提升。首先,加強院內急救能力建設;其次,加強醫院感染科室建設;再次,加強老年病和康復科的建設。


      新冠肺炎是沒有預演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充分暴露了我們中醫藥對突發疾病研究能力和水平不足。貴州有豐富的中醫藥資源和文化內涵,很多值得去挖掘整理提高利用。今年,我們其中一項重點工作,就是要加大投入去深入挖掘貴州民族民間醫療資源和文化,形成貴州民族醫藥的成果。


      同時,我們在這次團結協同抗擊疫情中,積累了寶貴經驗。今后,還要從服務體系和服務能力著手,進一步增強和提高統籌指揮、協調管理的能力與水平。


      此外,我們要加快中醫藥的信息化系統建設。全省建立了4級遠程醫療體系,中醫在該體系中的應用與我們的要求還有差距。下一步,我們將在原有資源基礎上,對平臺和系統進行優化、增強。



      記者:在這次中西醫結合抗擊疫情中,你收獲的最大啟示是什么?


      于浩:最關鍵一點是要增強我們的文化自信。因為,沒有了文化自信,就沒有了中醫藥傳承發展的空間,沒有了優秀的中華傳統文化,就沒有了中醫藥傳承的根基。中醫藥文化教育要從娃娃抓起,全社會共同參與。


      文化很關鍵,它是一個民族、國家最根本的命脈所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最可怕的是文化的消亡。真正的中醫,它不僅僅是醫療技術,它暨是科學,又是社會學,更是哲學。值得我們深入去挖掘,加以提高。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陳玉祥

      編輯  張元斌

      編審  陳玉祥

      国产一级毛卡片不收费-中文无码在线观看-国内最好的手机看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