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uygo0"><span id="uygo0"></span></cite>
    <cite id="uygo0"><noscript id="uygo0"></noscript></cite>
    <cite id="uygo0"><noscript id="uygo0"></noscript></cite>

    1. <rp id="uygo0"></rp><tt id="uygo0"><noscript id="uygo0"></noscript></tt>

      <cite id="uygo0"></cite>

    2. 我的位置: 首頁 > 原創>熱播 > 正文

      沿著鐵路“走貓步”,他們為鋼軌打上“健康碼”


        “上行無車、下行無車,可以上道!”324830分,隨著現場防護員易自力揮舞著手中的防護旗,成都局集團公司凱里工務段探傷車間凱里探檢二工區的12名職工迅速抬起兩臺探傷儀平穩擺放在兩根鋼軌上,調試正常后,他們沿著長長的鋼軌走起“貓步”,為每一寸鋼軌打“健康碼”。



        當天作業位置是凱里專用線及道岔探傷作業,作業分為兩組,即楊濤和楊昌平組,熊生發和吳定富組,負責執機和跟機。



        他們一邊推著40多公斤重的探傷儀,一邊仔細觀察著顯示器上的波形,豎起耳朵聽從儀器上傳來的不同提示音。


        “滴滴滴”行走一段距離后,儀器發出報警聲,楊濤、楊昌平立即掉頭“回推”,尋找警報發出的具體部位。隨后,兩名副機手手持小圓鏡子在鋼軌兩側由下向上照射,反復檢查。



        工長張金海拿著小錘沿著鋼軌面不停敲擊,憑借雜音反饋判斷傷損位置。為了便于業務部門及時進行傷損修復,吳定富蹲下來將確定好的位置,做上“輕傷”標記,打上了“黃色健康碼”。新冠疫情爆發后,探傷工們給出了這樣的形象比喻。



        “鋼軌探傷就像‘掃雷’一樣,要堅持標準,還要全神貫注,稍有疏忽就會漏探。”張金海說,“受列車長時間碾軋影響,表面光滑、平整的鋼軌會出現傷損,有些傷損僅幾毫米,多在鋼軌內部,肉眼無法看見,不及時進行處理極有可能造成斷軌,后果不堪設想。”



        “慢走細探”是對探傷工最基本也是最關鍵的要求,因為一天要沿著直線“規規矩矩”地行走十幾公里,大家自稱為“走貓步”。對各種異常波形進行排查分析,校對確認,確保不漏檢,不誤判,叫做“巡診”。根據輕傷、重傷程度作上標記,就是“打碼”。“走貓步”“巡診”“打碼”絲毫馬虎不得。



        探傷組推著儀器走走停停,已經是上午10時,行走到凱里站內專用線,儀器再次發出提示音,站內貨物線道岔多,這些重要部位更容易出現斷裂、傷損現象,要異常仔細。



        疫情期間,職工們作業要佩戴口罩,當日氣溫達到了25度,行走不到5公里,他們的額頭上就沁出了汗珠。



        “停止作業,所有人員下道避車”。防護員通知來車。就此時機,張金海招呼大家下道休息,幾名職工掏出自帶的礦泉水,幾大口喝完又繼續上道作業。



        由于只能依靠列車運行間隙作業。一天下來,他們要把這個43公斤的儀器抬上抬下20多次。



        滬昆鐵路貴州區段屬于山區鐵路,沿線小半徑曲線、橋梁、隧道多,加之開行列車逐漸增多、貨物運量增大,鋼軌容易進入疲勞期。據統計,這支平均年齡不足35歲的隊伍,全年能夠完成鋼軌探傷近2000公里。



        下午16時,當天現場探傷作業結束,工長張金海還不能休息,他要回到工區通過電腦把現場作業數據發送到段上的數據分析中心,對鋼軌健康情況進行進一步“確診”……


      通訊員 閆耀攀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左春林

      責任編輯 田旻佳

      国产一级毛卡片不收费-中文无码在线观看-国内最好的手机看片网站